新華網北京7月6日電(記者 霍小光、李宣良、李學梅、華春雨)歷史的指針再一次指向7月7日。
  駐足盧溝橋頭,迴首77年的滄桑巨變,當年滿目瘡痍、烽火遍地的中國,正大步前進在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上。
  時間不是簡單的複寫。今年的全民族抗戰爆發紀念日,註定要在不同尋常的時空坐標中刻下新的印記。
  不能忘卻的紀念
  “盧溝橋、盧溝橋,男兒墳墓在此橋,最後關頭已臨到,犧牲到底不屈撓……”
  1937年7月7日夜,日本侵略者製造了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全民族抗戰由此開端。
  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之際,中央檔案館首次在網站全文公佈45名侵華日軍戰犯的自供。
  透過一張張泛黃的筆供,人們清楚地看到侵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製造細菌武器、釋放毒氣、進行人體活體試驗、姦淫擄掠、大規模屠殺……
  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曾妄言:3個月內滅亡中國。可是他們等來的,是一個民族在危難之際迸發出的巨大勇氣、“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的奮起反抗。
  在中國共產黨倡導建立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以國共合作為基礎,中國人民同凶惡的日本侵略者進行了氣壯山河的偉大鬥爭。
  拼將熱血築長城,中華大地處處燃起抗日的烽火。
  “首戰平型關,威名天下揚……”抗戰時期響徹華北大地的《八路軍軍歌》,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抗戰的信心。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抗日英雄吉鴻昌英勇就義前,慨然寫下的這首《就義詩》,道出了億萬中國人誓死不當亡國奴的心聲。
  楊靖宇、趙尚志、左權、彭雪楓、張自忠、趙登禹、佟麟閣、戴安瀾,八路軍“狼牙山五壯士”、新四軍“劉老莊連”、東北抗聯八位女戰士、國民黨軍“八百壯士”……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用頭顱和熱血寫下可歌可泣的壯歌。
  參加過淞滬會戰的老戰士王楚英談起那場慘烈的戰鬥至今心悸:“每小時傷亡數以千計,主力各師每天要補充兵員四五次,下級軍官和士兵傷亡三分之二,旅團長傷亡半數以上。”
  “侵略者的戰刀舉得越高,中華民族的反抗就越強烈。曾被譏為‘一盤散沙’的中華民族,在亡國滅種的危機面前,發出了最後的怒吼。”中國抗日戰爭史學會顧問何理說。
  從七七事變到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中國戰場進行重大戰役200餘次,大小戰鬥近20萬次,殲滅日軍154萬餘人,取得了中國近代百多年來反抗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全面勝利。
  “中國對日本侵略者的有力抗擊為世界反法西斯鬥爭做出重大貢獻。”中國軍事科學學會副秘書長羅援列舉了三個“最”:
  ——抗擊時間最長。從1931年至1945年,抗戰時間長達14年之久。
  ——付出代價最大。僅在8年全面抗戰中,中國軍民就傷亡3500萬人。
  ——牽制和消滅日軍最多。中國戰場始終牽制著日本陸軍的絕對主力,到抗戰末期,日本陸軍還有64%被牽制在中國戰場。中國戰場殲敵占日軍二戰期間傷亡人數的70%……
  美國總統羅斯福曾說:“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有多少師團的日本兵,可以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可以一直衝向中東,和德國配合起來,舉行一個大規模的夾攻……”
  二戰結束後,中國作為戰勝國,不僅參與了戰後世界秩序的安排,而且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起維護人類和平與安全的更大責任。
  這是中華民族命運的轉折,這是值得世界銘記的勝利。
  2014年2月2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確定9月3日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將12月13日設立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中國抗日戰爭為日本的侵略畫上了句號,對此應該確立一個紀念日”“中國的這種做法是正確的,也是令人尊敬的。”二戰幸存者、87歲的德國反法西斯主義者聯盟主席福爾克馬爾·哈尼施說。
  今年7月7日,首都各界將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隆重集會,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中國的抗戰,也是世界的抗戰。”何理說,“中國抗戰的重大事件,不僅應該被中國人民隆重紀念,也應該成為世界人民的集體記憶。”
  穿越時空的警示
  “我們有責任見證苦難永遠不再重演,受難者的記憶被永久尊重。”聯合國的呼籲,道出了世人的心聲。
  在中國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之際,一個個歷史性紀念日接踵而至:中日甲午戰爭開戰120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周年、諾曼底登陸70周年……
  牢記歷史不是為了延續仇恨。
  放眼世界,記錄二戰時期猶太人苦難的《安妮日記》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聯邦德國前總理勃蘭特雙膝跪在波蘭猶太死難者紀念碑前,以色列的大屠殺紀念館成為許多外國政要的到訪地……曾經慘痛的戰爭記憶,讓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無比珍惜今天這來之不易的和平環境、發展良機。
  可是,今天的日本右翼勢力,偏偏患上了歷史健忘症和選擇性失憶症。他們公然踐踏國際秩序,企圖為侵略歷史翻案。
  從拋出“侵略無定義”論,到挑戰“村山談話”;從身穿作戰服登上編號“731”戰機,到宣稱為侵略戰爭的歷史自豪;從悍然參拜供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到對強徵慰安婦的歷史事實提出質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否定歷史、自欺欺人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忘記歷史的人註定重蹈覆轍。
  就在幾天之前,日本政府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引起國際社會和日本國內有識之士的強烈批評。“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味著開啟了通往戰爭之路”,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憂心忡忡地說。日本三重縣松阪市市長山中光茂認為:“當和平被愚蠢的執政者破壞,人們再想找回難上加難。”日本《朝日新聞》發表社論質問安倍:“這是對後世負責任的態度嗎?”英國《金融時報》為之哀嘆:“又有一個國家宣告準備在必要時發動戰爭了。”
  看一個國家的今天和明天,必須要瞭解它的昨天。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副館長李宗遠指出,今天日本右翼勢力抬頭,有著深刻的歷史根源。
  自中日甲午之戰起,日本開始走向以鄰為壑。明治維新後的70多年裡,日本曾發動和參加過14次侵略戰爭,其中10次是侵華戰爭。從策動“滿蒙獨立”、提出“二十一條”,到發動九一八事變、策動華北事變,再到製造七七事變、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日本賭徒般的軍事行動不僅給中國,也給亞太地區許多國家的人民造成了深重災難。
  國內外史學界深刻指出,二戰之前,日本軍國主義勢力在“亞洲解放者和保護者”的偽裝和世界主要大國的綏靖政策下,不斷得到姑息縱容;二戰之後,出於意識形態和冷戰需要,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罪孽並未得到徹底清算,致使日本軍國主義陰魂不散。
  在右翼道路上暴走的安倍不再記得,日本經濟發展的黃金年代,正是建立在戰後和平發展的國際秩序之上。他更沒有意識到,2014不是1894,今日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更能從歷史的傷痛中汲取奮進的力量;今日世界,和平發展進步的浩蕩潮流不可阻擋。
  黃埔同學會會長、90歲高齡的國民黨老戰士林上元深有感觸地說:“今天的日本,罔顧歷史,不知悔悟,倒行逆施,最終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聆聽和平的鐘聲
  鑄劍為犁,放馬原藪。
  77個寒來暑往間,硝煙散盡,昔日的戰場如今游人如織。但盧溝橋上的石獅依然刻滿歲月的記憶,宛平城的城牆還留有纍纍彈痕。
  每一個遭受戰爭創傷的國家都會銘記苦難。
  中國人民不會忘記為抗戰所付出的巨大犧牲,如同美國人民不會忘記珍珠港事件,俄羅斯人民不會忘記斯大林格勒保衛戰,歐洲人民不會忘記諾曼底登陸,猶太民族不會忘記奧斯維辛集中營……
  不忘歷史、珍視和平、警示未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日在首爾同韓國總統樸槿惠會談時提議,雙方舉行紀念活動,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和朝鮮半島光復70周年。
  5月的亞信峰會上,中俄兩國元首商定,將舉行慶祝和紀念活動,紀念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同世界各國人民一道,致力於維護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決不允許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野蠻侵略的悲劇重演。
  中國道路,世界矚目。
  今年3月,習近平主席訪問德國時,再次向世界闡釋中國的和平發展之路——
  “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不是權宜之計,更不是外交辭令,而是從歷史、現實、未來的客觀判斷中得出的結論,是思想自信和實踐自覺的有機統一。”
  從“國雖大,好戰必亡”到“以和為貴”“和而不同”,崇尚和平、和睦、和諧的理念溶化在中華民族的血脈之中。
  美國總統與國會研究中心學者馬哈菲說,歷史上的戰爭使人形成這樣一種觀念:大國總是從衝突中崛起。然而,這種觀點並不適用於中國。
  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世界潮流,中國確定了未來發展目標,提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這是民族的自信自覺,更是對世界的鄭重承諾——
  “我們將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始終不渝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不僅致力於中國自身發展,也強調對世界的責任和貢獻”;
  “維護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決不允許開歷史倒車”……
  讀懂這個承諾,世界將看到人類互利共贏、繁榮發展的未來。
  堅守這個承諾,中國與各國一道,堅定承擔起捍衛和平安寧國際環境的歷史責任。
  踐行這個承諾,億萬中國人民在圓夢的征途上昂首奮進,依靠世界和平發展自己,通過自身發展維護世界和平。
  從絲綢之路經濟帶到海上絲綢之路;從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到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從踐行“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到積極穩固和拓展大國關係……
  “中國的和平發展政策已得到世界的贊同和支持,中國的和平發展對世界各國來說都是良好的機遇。”俄羅斯科學院高級研究員別爾格爾指出。
  繼續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同各國人民一道為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而不懈努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將凝聚起和平發展的正義力量。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歐德傢俱

yo95yoqx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