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1月18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對中央級國有企業機制改革加快速度,對大型國有企業的官員和高層主管工資限定方案最快下個月就將出台。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11月17日報道,中國官方近期在國營企業領域推動嚴厲的反腐打貪運動。國營企業被稱為利潤豐厚的“肥貓”,工資改革後將不再允許央企高管領取天文數字的月薪以及缺少透明的分紅。
  報道說,中央級國有企業高層主管薪資改革方案可望12月公佈,將針對當前央企高層主管的畸形高薪,提出限薪的措施。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已經完成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方案,將針對行政任命的央企高層主管人員以及部分壟斷性高收入行業的央企負責人薪資水準,作出限制。
  但是,現在還沒有任何限制工資水平的數字透露。
  據官方媒體分析,央企薪資改革既要抑制央企高管獲得畸形高薪酬,又不能打擊市場化職業經理人的積極性,因此應採取差異化薪酬管控辦法,針對行政任命和壟斷性行業的高層主管進行重點限薪。
  報道說,央企限制薪金的方案年底公佈後將拉開國企和收入分配整體大架構改革的大幕。
  
  【延伸閱讀】報告稱應嚴控央企高管薪酬水平 定期公佈薪酬情況
  中新網北京9月19日電(記者 李金磊)中國勞動保障科學研究院19日發佈的《中國勞動保障發展報告(2014)》指出,目前部分央企高管薪酬水平偏高,2012年央企“一把手”平均年薪80萬元,應加強控制央企高管薪酬水平和增長速度,並定期向社會披露高管薪酬水平、福利等情況。
  報告稱2012年央企“一把手”平均年薪80萬元
  日前舉行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了《中央管理企業主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央企高管薪酬問題引發熱議。
  報告指出,部分中央企業負責人薪酬水平仍然偏高,與企業的規模、擔負的責任、所取得的業績等不相稱。在薪酬結構上,仍然以即期現金激勵為主,中長期激勵不足。在管理上比較粗放,國有企業分類不到位,部分國有企業尚未納入政府監管範圍,職務消費管理、福利管理等仍然存在漏洞。
  報告給出的數據顯示, 2010年和2011年,國資委下屬的央企負責人平均年薪在65萬至70萬元,2012年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一把手”的平均年薪是80萬元。
  為此,報告建議,進一步改進和規範管理,加強國有企業高管人員的薪酬水平和增長速度調控,縮小國有企業內部分配差距,高管人員薪酬增幅應低於企業職工平均工資增幅。
  合理界定各類型央企高管薪酬水平 定期向社會披露
  具體來看,報告提出,按照來源和身份不同,分類明確國企高管工資收入水平定位。對於市場公開招聘,作為職業經理人身份的高管,可參照同行業私人企業等的市場化薪酬水平,在明確工作職責和績效要求的前提下,經雙方協商確定。
  對於體制內任命或者委派,既是國企高管,又有行政級別的高管,應該更多參照本企業職工平均工資、社會平均工資等的一定倍數確定,以同級別公務員薪酬為下限,並且控制其總體收入水平。
  報告呼籲,應建立公開透明的國企高管薪酬決定和形成機制,決定主體、決定因素、決定內容、兌現時間、決定結果等均需要公開透明,形成規範的決定機制。
  報告進一步指出,要推行國有企業高管薪酬信息披露制度,推動國有企業通過網站、公司年報等手段,定期向社會披露高管薪酬情況。可先試行向社會公開國有企業負責人薪酬分配政策和制度,待條件成熟時,再向社會公開更詳細的國有企業負責人薪酬水平、補充保險項目及福利等情況。(完)
  (2014-09-19 17:02:48)
  
  【延伸閱讀】專家:央企高管薪酬應市場化 行政任命高管薪酬應限高
  中新網北京8月27日電(記者 李金磊)中國官方正對央企高管薪酬改革這一“硬骨頭”開刀,相關改革方案即將出台。專家表示,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應遵循市場化原則,但市場的歸市場,政府的歸政府,市場選聘的高管薪酬應參考市場化標準,而行政任命的高管薪酬應實行限高。
  中央劍指央企高管薪酬改革 頂層設計方案將出台
  央企高管薪酬改革即將迎來新的頂層設計。日前舉行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審議了《中央管理企業主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建議根據會議討論情況進一步修改完善後按程序報批實施。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對中新網記者表示,央企負責人薪酬改革是收入分配改革的核心環節,由於涉及資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所以改革難度很大。這次改革由總書記出面,猛虎掏心,抓住要害開刀,將有力推動收入分配和帶動其他領域的改革。
  事實上,在收入分配改革艱難推進的過程中,央企高管薪酬畸高的問題一直飽受詬病,由於現行薪酬結構不盡合理,央企高管的薪酬主要由基薪決定,績效薪金激勵不足,因此,一些高管在企業巨虧的情況下仍然可以拿巨額年薪。
  在此情況下,社會上呼籲改革央企薪酬制度的聲音不斷。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周放生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央企尤其是金融類央企董事長過去的收入確實高得離譜,他們往往“腳踏兩隻船”,這邊占著國企老總的好處,既享受行政級別待遇和福利,甚至還分房,又不用承擔職業經理人的市場風險,還拿著天價高薪,確實不合理。
  “他們認為高薪的理由是與國際接軌,但他們既不是通過市場化選聘上崗,也不承擔市場責任和市場考核指標,憑什麼跟國際接軌。他們的身份是國家幹部,薪酬不應該那麼高。” 周放生說。
  李錦也指出,百姓不滿意的主要是央企高管“高薪低能”,一些央企高管既有官員身份和福利,又可以在企業業績不佳的情況下拿到天價薪酬,也就是說,老百姓並非仇富,而是仇不公。因此,這輪央企薪酬改革的調整重點是解決公平問題。
  薪酬改革應遵循市場化 行政任命的高管薪酬應限高
  雖然上述相關方案還未正式出台,但近日有媒體報道稱,由人社部牽頭、財政部等部委參與的對央企主要負責人的薪酬調整方案初稿已經草擬完畢並開始征求意見。該方案的一個主要建議是:將央企、國有金融企業主要負責人的薪酬削減到現有薪酬的30%左右,削減後年薪不能超過60萬元。
  李錦表示,如果這個方案成行,意味著改革力度將相當大。方案提出的“削減後年薪不能超過60萬元”,實際上是對央企高管實行了限薪令。但央企高管薪酬改革並不是簡單限制或降薪,否則容易造成“大鍋飯”,損害職業經理人積極性,從而導致人才流失。
  李錦認為,本輪薪酬改革應遵循市場化的根本原則,企業要引入現代企業管理機制,負責人要加快“去行政化”。在目前的情況下,首要應該要解決分類問題。
  李錦建議,應該將央企高管分為政府任命和市場選聘兩種,未來國有企業的董事長應繼續由國家任命,而企業的總經理則改由市場選聘,前者薪酬可略高於公務員標準,但應該限高,而後者應參考市場標準,並主要根據企業效益增長情況決定。
  值得註意的是,國務院去年初批轉《關於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要建立與企業領導人分類管理相適應、選任方式相匹配的企業高管人員差異化薪酬分配製度,對行政任命的國有企業高管人員薪酬水平實行限高 。
  周放生強調,市場的歸市場,政府的歸政府,屬於政府官員的高管,其薪酬應該限高;而屬於職業經理人性質的高管,則可按市場化原則來定價,並建立長期股權激勵機制,收入與其盈利能力和貢獻大小直接掛鉤。
  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張春曉對中新網記者表示,國企高管薪酬要逐步市場化,但也要有所限制,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增長幅度不能高於整個國家經濟增長的速度,不能高於居民平均收入的增長速度,也不能高於自身企業業績增長速度。
  對於可能產生的如何激勵行政任命高管的問題,周放生指出,要進一步加大改革力度,改革方向是企業總經理班子不再由政府任命,完全從市場選聘,跟市場接軌,同時,市場化選聘要和股份制改革結合起來,加大股權結構調整,進一步加大民營資本比例,發展混合所有制。
  國資委研究中心競爭力研究部部長許保利近日也公開表示,組織任命的國企高管應該同組織所任免的同級別其他官員的薪酬基本相當,但國企高管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他們需要適當的激勵。解決問題的根本還是要改變對國企高管的管理方式,除個別國有企業或國有企業的個別高管由組織任免外,其他絕大部分高管應由董事會任免。(完)
  (2014-08-27 19:36:20)
  
  【延伸閱讀】外媒:央企高管薪資改革促進公平 斷當官發財夢
  中新網8月26日電 日前習近平掛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舉行第四次會議,部署央企主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境外華文媒體關註稱,這是多年來央企高管薪酬調整的一次大動作。此輪改革順應了習近平提出的“休想當官又發財”的要求,並促進社會公平。
  薪資改革促社會公平
  香港《明報》26日援引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李拓觀點表示,央企高管薪酬作為社會公認的“金飯碗”和“福利高地”一直受質疑。李拓指,央企是屬於體制內的,要求掙得更高可以辭官下海,當官別想發大財,想發財就別當官。
  李拓表示,國企老總薪酬改革體現社會主義的公平正義,如果央企老總與社會大眾的差距過大,將會損害公平正義的核心價值,也對經濟發展不利 ,因為收入的兩極分化會造成有效需求不足,大多數人的低收入不足以拉動經濟,經濟是需要靠消費來拉動,現在則是靠政府投資,這是不正常的現象。
  香港《經濟日報》26日評論表示,習近平表明要對國企高薪動刀,促國企減暴利、增上繳紅利等改革勢必續來,為社會謀公平。
  臺灣《聯合報》26日報道稱,大陸擬削減央企、國有金融企業主要負責人薪資,是近年調整央企高層薪資最大動作。
  香港《南華早報》引述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李實指出,以往改革阻力太大,反腐“打虎”樹立的威信反而有助推進薪資改革。
  破特權 斷當官發財夢
  香港《文彙報》26日文章稱,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表示,“央企董事長屬於組織部門任命的幹部。”此輪改革順應了習近平提出的“休想當官又發財”的要求,並要打破特權。
  李錦認為,其實從央企改革最終架構看,實現兩分開之後,才能理順央企高管薪酬制度。
  首先,國企應分類監管,把公益性國企和競爭性國企分開,公益性國企主要領導由政府任命。其次,董事長和總經理的任命分開,董事長作為出資人代表,總經理則實行市場化選聘,薪酬市場化,且不再是政府官員。
  勢破壟斷 促增上繳紅利
  香港《經濟日報》刊文表示,若要糾正流弊,助推市場化改革,除減國企高薪外,還將需在兩方面攻堅。
  其一,打破壟斷的暴利。在市場欠缺競爭下,服務與產品收費居高不下,尤其和民生息息相關的供水、供電、供暖、電訊等。
  其二,促國企增上繳紅利。中央去年底召開三中全會,已拍板將國企上繳紅利增加。此除要避免國企截留大量利潤外,更是要充實公共財政,以推動更多社會保障尤其養老,中央或加快此改革,借收入再分配惠民。
  (2014-08-26 11:12:08)
  
  【延伸閱讀】英報:中國央企高管薪酬過高挨批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4月28日刊登報道說,中國央企高管因薪酬偏高遭到批評。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4月28日援引《金融時報》的報道稱,2012年純利潤為385億美元的中國工商銀行成為世界上最賺錢的銀行。工商銀行董事長薑建清的年收入是18.5萬美元,還不到高盛首席執行官勞埃德·布蘭克芬年薪的百分之一。儘管如此,薑建清仍然是中國大銀行的老闆中收入最高的。
  報道稱,中國國有銀行和石油企業等央企老闆的收入跟他們的外國同行相比一直是最低的——至少從他們公開的官方收入上來看。
  在各國公營公司老闆的薪酬愈發受到審查之際,中國大型國有企業的“微薄”收入仍然引起爭議。
  文章說,在中國,這方面的爭議不會引發股東的“造反”,畢竟政府控制著所有大型國有企業,並且隨時可以更改薪酬。
  然而,中國公眾對不公和腐敗的憤怒使國企領導的工資成為媒體批評的對象,甚至包括官方媒體。
  文章引述新華社近日的一篇評論說,央企高管拿高薪是與這些公司創立的初衷背道而馳的。
  報道引述《人民日報》在其網站上發表的文章說,高管拿高薪而普通職工低薪是不道德的,如果高管的高薪與普通職工的薪酬嚴重不平衡,那麼管理層會有問題。
  文章稱,中國國際海運集裝箱集團面臨最嚴厲的批評。儘管該集團2012年利潤下降了47%,其總裁麥伯良的收入為160萬美元,成為收入最高的央企高管。
  《人民日報》註意到,中國國際海運集裝箱集團的高管薪酬在過去4年內增長了13倍,而同期普通員工的工資只上漲了32%。
  報道說,與此同時,一些央企高管自願減薪。中國最大的航運公司中國遠洋虧損15億美元後,該公司董事長魏家福決定只接受9.7萬美元工資,是他原定薪酬的一半。
  但文章也說,一些中國學者和分析人士的一種不受歡迎的看法認為,主要問題是央企高管的薪酬很多時候過低。
  報道引述中國人民大學學者唐傑的話說,中國政府試圖用薪酬與表現掛鉤的方式發展更好的獎勵制度,但是實現這一目標仍有待時日。唐傑認為,這一問題源自政府管理央企的歷史,高管的工資與他們的貢獻、能力以及責任相比確實很低。
  (2013-04-30 13:29:57)  (原標題:法媒:中國央企高管工資改革方案或年底出台)
創作者介紹

歐德傢俱

yo95yoqxv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